150.第150章 封诤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  李大芬果然毫无胃口,原因不在蛋,而在人,将死之人有胃口才有鬼了。

  刘娟心惊地看着李大芬,只见她口歪鼻斜,面无人色,软绵绵地倒在脏兮兮的枕头上,几乎是只有入气没有出气了。

  赵仁英看着平时慈爱的大嫂变成这副样子,伤心地哭出声儿来,“大嫂!你醒醒!我给你亲手煮的荷包蛋,我第一次煮,就给你端来了。”

  李大芬从眩晕之中悠悠醒转,好不容易才缓下一口气,嘟嘟囔囔地说了几个字。

  赵仁英没听见,凑过去问,“大嫂,你说什么?”

  李大芬强打起精神,示意赵仁英扶她坐起来。

  赵仁英气力小,扶了一下没扶起来。刘娟连忙上前,合力将李大芬扶坐起来。

  刘娟伺候祖父直到过世,最是直到病人无言的需求,顺手将小板凳上的糖水蛋凑到李大芬的嘴边。

  李大芬撑着力气,狠命喝了两口。

  赵仁英欢喜地喊道:“大嫂!你吃得下了吗?你都三四天没吃东西了!你终于可以吃东西了!你的病是要好了吗?”

  赵阿梅赵阿草听到动静,作业也不写了,连忙跑进来,哭喊着妈妈妈妈。

  李大芬床里边的小女孩儿被吵得嘤嘤嘤地哭泣起来。

  李大芬瞪着三个女儿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  赵仁英被吵得头疼,呵斥道:“吵死了!都别吵了!”

  阿梅阿草畏惧赵仁英,低下头不敢再哭闹。床上的小的却听不懂人话,哭得更凶了。

  赵仁英只好别脚别手地去抱小侄女,然后上下使劲地摇晃着。

  刘娟看着不像,上前抱住,轻轻拍了几下,小姑娘才慢慢地止哭,睁着双亮晶晶的眼睛,看着她。

  李大芬吃了几口糖水,精神恢复了好些,喃喃地道谢。

  刘娟低头看着小姑娘,恩了一声,没有说话。

  赵仁英心里就有些不高兴了,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第一次下厨煮荷包蛋,竟然没得到嫂子的夸奖,刘娟一个没嫁过来的弟媳,有什么好谢的。

  赵仁英大声嚷嚷着,“大嫂!这是我煮的荷包蛋,我第一次煮的,就给你吃了!”

  李大芬的心神从女儿转到小姑子身上,吃力地笑了一下,“……第一……次。煮……得很好。”

  糖水荷包蛋还是热乎的,赵仁英盯了一眼,嘴里流出了口水。

  “……我吃不下。你们分着吃了吧……”

  赵仁英连忙招呼两个大侄女,又喂了几口给小侄女,几人不一会儿就分吃完了。

  李大芬歉意看看刘娟,都是小姑娘,嘴馋些,怠慢了她。

  刘娟摇了摇头,轻声道:“没事,起先我已经吃了。”

  赵仁英抽空还说了句,“三嫂早吃了,我爸亲自煮的。”

  从病了到现在,除了赵老娘赵仁英,这还是第一个外人来看望她,娘家妈娘家嫂子都没过来看她一眼。

  李大芬眼睫湿润,挣着一口气,急促地说,“好妹子!你是有福之人!你以后有大福!切记切记,千万不要信了男人,千万要保全自己,千万千万不要走了我的老路!”

  刘娟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临死之人封诤(注:赐予告诫之类)的话,她听得多了,这么引以为戒的话,确是第一次。

  李大芬狠狠地喘了几口气,“……以后,有机会,看顾我三个女儿……你会有好报!”

  说完了这些,又泪流满面地看向女儿们,“我唯一放心不下的,只有你们。我有娘的人,都能落到这般田地,你们没了妈,以后可怎么活!”

  阿梅阿草顿时就吃不下荷包蛋了,挨到李大芬身边,放声大哭起来。

  赵仁英连忙制止,“干什么!不准哭!把我妈招来,锤你们!”之前就哭过,把赵老娘吓得以为李大芬已经死了,结果一看没有,直接当李大芬面下手对两个孙女儿一顿打骂。

  李大芬泪眼婆娑,肝肠寸断,无奈命运如此,毫无办法扭转。

  刘娟心情沉重地走了出来,心想女人这么凄惨,赵仁文不闻不问,真是狠心肠,连赵仁英一个小姑子都比不上。

  赵老头时刻关注着屋子,看刘娟出来,连忙招呼着,“去屋里坐坐。我叫你二嫂来陪你。”

  刘娟连忙摇头,“我自己走走吧。我去老村长家看看。我们熟,不用谁陪。”

  赵老头不好和儿媳妇多说,只说吃饭了再来叫她。

  赵家一片忙乱无章法,老村长家却安宁温馨。老两口高高兴兴地准备明日的团年肉菜,膝下几个小孙子在捉迷藏,看见生人进来,皆停下了,好奇地从遮蔽物后看她。

  老村长太太连忙将刘娟迎进屋内,又端来白糖兑水,笑道:“恍惚听说你来了。一年不见,你都长成大姑娘了。”

  刘娟将糖水分给围过来的小崽子们,“好不容易来一次,顺便过来看看二老。这一年,身体可还康健?”

  老村长两口子都笑,“好的很,没病没灾,又有粮吃,过得不知多好。”

  “现在年景越来越好,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了。真好。”

  老村长太太一边用小铁夹子扯猪尾巴上的毛,一边笑道:“是啊!越来越好了。往年过年哪舍得整这些好肉啊,都是要留着贵重亲戚来吃。从腊月十五开始,骨头炖萝卜,狠狠整一大锅,从腊月十五吃到正月十五,天天萝卜,这就是过年了。开头一两顿吃的好吃,连吃上一个月,嘴巴都能淡出个鸟儿来。肉啊白米饭啊,一年三百六十五日,只有腊月三十中午,能饱饱地吃上一顿,这都还是家庭富裕女人会操持有的待遇。寻常的穷家,能活命就不错了,哪能吃上肉啊!”

  刘娟笑道:“还要吃杂粮米糠饭,粗得卡喉咙。每次煮了,我死活都不吃,小人儿坐上猪圈栏杆上,甩着手脚哭闹。我爸爸只好专门给我做白米粥,这样我才能吃饱。现在想起来,那个白米粥真是太香啦!”

  老村长太太笑了,“你们能干,就觉得以前的白米粥好香。现在人家一样觉得香。可见是吃多了,就不稀罕了。”

重生农家好日子 http://new.lnwow.net/Read/53772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