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.第55章 茶凉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重生农家好日子55.第55章 茶凉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赵仁权的妈妈看到我又来了,指着我鼻子大声唾骂,“小小年纪不学好,不好好在家做工分,天天跑到男人家里来闹,看见人家有钱了,就倒贴。你这种女的我见得多了。”

  我姐姐虽然什么事都不知道,但不妨碍她维护我呀。她一听话语不对,跳起来就骂:“你个老婆娘!你干撒骂我妹妹!你一个大人欺负小姑娘你好意思吗你?你再敢乱说我妹妹的名声,我打死你!”

  赵仁权的妈妈可能是见有了大人,说话就注意了点,“谁叫你妹妹三天两头儿跑来要铺子!一个姑娘家还是要注意一点名声,不要动不动的男人的东西就是她的。”

  我姐姐拉着我想问前因后果。

  我没有应她。

  我心里还是想着能不撕破脸就不撕破脸,就说:“你们说我没资格就没资格吧。我没资格,他爸爸总有资格吧。你们一没交房租,二没得到他的授权委托,平白地登堂入室,一家老小都住上了。把他爸爸置于何地?至少也该把铺子还给他爸爸。”

  赵仁权的妈妈怪声怪气地说:“他是谁,谁是他?一没亲,二没故,就操心起人家爸爸啦。年纪小小,懂的事儿可真多呀。哦,对了,也不算多,解放前,人家十二岁就生娃啦。莫不是想效仿?可男人他呀,不在家……”

  我姐姐跳起来,右手抓住她的头发,左手捏拳狠狠锤她脸,“老chang妇,叫你乱说,叫你乱说!”

  赵仁权的爸爸想来帮忙,被我姐夫拦住了。

  赵仁权的姐姐冲过来要打我姐姐。这下正中我下怀。人不犯我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我必犯人。我人小,却跳得比我姐姐还高,一下骑到赵仁权姐姐身上,按住她,把这几天的气狠狠地发泄在她身上。不过她姐姐毕竟比我大了那么多岁,我也被打了,头发被扯掉了几把,衣服也扯坏了。

  旁边有女人骂缺德,说年纪小之类的,我也不太明白撒意思。

  然后,我爸爸不知从哪个角落里跑了出来,拿起秤砣一下就砸在赵仁权姐姐头上。我的衣服终于解放了,他姐姐晕了,打不到我了。

  我拢着我的衣服,觉得自己咋不扯她的衣服呢,扯头发似乎没有扯衣服好啊。旁边助威的对扯衣服叫喊得特别来劲儿,奶奶的,下次打架我就扯衣服!

  见血了。

  打了就跑,难道还等着人报复啊。我爸爸就想拽着我跑路。我却不怕,非要等人齐了说个三五六出来。

  然后街道主任来了,赵仁权也来了。

  前因后果一说,主任就判决我不是。

  我也顾不得爸爸姐姐难看的脸色了,唰地一下从衣兜抖出房产契纸,“既然你们这么不要脸,那我也不需要留什么余地了。主任,你看看,这是什么?”

  主任仔细对比了门牌号,非常吃惊,“难道你就是屋主刘娟?搞了半天,房子原来是你的。你怎么不早说?非得这样卖关子这样闹才开心啊,真是小孩子心性!”

  我解气地道:“我是为了大家面子上好看。谁知道赵仁权一家人是这么的不要脸,妄想霸占他人房产,你以为自己是封建恶霸啊。”

  赵仁权失声叫道:“不可能!三哥怎么可能把房子放在你名下,你们又没有什么关系!一定是你哄骗了他,你这个狐狸精!”

  我爸爸就没那么气愤了,只扬起带血的秤砣,“你再敢胡说,可是再试试我手里的家伙。”

  我姐夫看了看房契,同样非常吃惊,和我姐姐低声说:“是小妹的名字。”

  我姐姐就洋洋得意起来,“把你们刚才说得话统统都给我吞回去!我妹妹自己的房子,要叫你们滚蛋,你们就得滚蛋!”

  赵仁权的妈妈一脸颓丧,看了她女儿额头的高高鼓起的伤口,立即又来了精神,“吞不吞的我办不着,把我女儿打伤了,就用这个铺子赔!”

  “你女儿的头是金子做的呀,就值一间铺子。一分钱我们都不赔!”我姐姐骂道,“她一个二十多的成年人,骑我妹妹脖子上打她,还使下三滥手段拉扯她衣服。我爸爸就是打死她了,也是活该。我们这叫做,正当防卫。”

  我发现我姐姐虽然没有读书,但是她的嘴巴真的好会说啊。正当防卫,这四个字我都还没听过呢。

  我爸爸一脸懵,不过不妨碍他嚣张啦。他两指捏着房契,吊在赵仁权妈妈眼睛前晃荡,“滚吧!别在我家铺子里赖着啦!就你这种老不要脸的泼妇,才生得出这种不要脸的儿女。”

  我不管爸爸和赵仁权的妈妈咋吵,我对着赵仁权道:“立刻搬出我的铺子。”我的手指向了农具铺子和砖瓦铺子。

  赵仁权脸黑得能拧出水来,“这间铺子三哥让我一直经营下去。你不能收回铺子。”

  我指指我爸爸手上的房契。

  赵仁权就像被谁卡住了喉咙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赵仁权的妈妈还在和我爸爸大吵呢。

  我就说:“砖瓦铺子你不搬也可以。两个条件。一、租金拿给我。我不多收你的。一年六百,当着主任的面给我。二、你姐姐的脸自己负责,不许找我爸爸闹医药费。你同意,咱就白纸黑字签字画押交钱。你不同意,那就请立刻搬出去。”

  赵仁权的姐姐早就醒了,趴地上哭呢,这会儿就跳三尺高,“赔钱!谁要你铺子。我不能白白挨了打!”

  然后,当然是白白挨打啦,谁叫她的好弟弟好妈妈是见利忘义之徒呢。

  在主任的见证下,当场白纸黑字签字交钱。

  赵仁权说什么那么多钱。

  我就说要么搬走,要么拿他买的地抵押。

  然后街道主任的脸也黑了,说赵仁权,“你自己既然有地,就自己造房子,何苦抢别人的房子。就是有你这种刁民,害得整个镇都不清净,天天有人拿铺子扯皮。我们一天没有三回也有两回处理房子产权纠纷!要是少了你们这号人,咱们街上不知多清净!赶紧的,再不拿钱,我也不管了。打死打伤撵走与我无关。”

  赵仁权终于憋屈的把买砖瓦的本钱抵给我啦。

  然后的然后,我受了这么大委屈,名声毁尽,我爸爸姐姐姐夫竟然公审我!

  我真是遭了大罪了!

  三哥,你要怎么补偿我?

  对了,我爸爸姐姐姐夫还有全镇的人似乎都认定你是我女婿了。

  真是太奇怪啦,我莫名其妙地就成了你的未婚妻啦。

  既然我背负了这样的名声,拿三间铺子做补偿好像也没占你什么便宜吧。这几个月我老觉得拿了你铺子,是不是占了大便宜了。

  再既然我背负了这样的名声,那我就有权利叫你解释解释那什么陈丽是咋回事了吧。

  刘娟

重生农家好日子 https://new.lnwow.net/Read/53772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