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.第26章 蔫坏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重生农家好日子26.第26章 蔫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赵仁龙懒懒得起床,早饭也不做,从洞里钻出来,直奔赵老头家。

  “老三,你昨天的菜卖的如何?是不是比平时贵些?”

  “比平时贵了几倍。我一挑菜两下就卖完了。”

  “那不是比肉价差不多了?”

  “是呀。又贵又好卖,可划算啦。”

  “哎,早知道我也卖菜了……”

  赵仁虎愉快地看村人后悔不迭的样子,走到后厨,抓起一把热络络的糍粑往嘴里送。

  赵老娘舀水的功夫,糍粑就去了大半碗。水都不舀了,抓起瓢敲赵仁虎。

  赵仁虎手都被敲红了,硬是坚持把冒尖儿的一碗糍粑干光。

  “妈,你做的糍粑真好吃。”不吃白不吃。

  吃都吃了,打也打了。赵老娘瞪了赵仁虎一眼,“干活去。把柴劈了,屋扫了,桌子摆好,做完了来烧火。”

  赵仁虎盯着锅里热气腾腾的猪头,“妈,我帮你拆猪头吧。你没力气,我来干。”

  “出去劈柴去!”你拆猪头,拆完了肉全剩骨头吧。

  赵仁虎劈了柴扫了屋摆了桌子,老老实实蹲灶前烧火了。

  他都帮忙干了两个小时了,其他儿子媳妇一个影儿都还没出现。

  赵老娘瞧着赵仁虎刚有点顺眼了,赵仁虎就对外头结伴而来的兄妹嘲笑,“看看你们,像什么样子,老娘一个人煮饭伺候你们呀!看看我,一大早就来帮忙,事情都做了一堆了!原来我是家里最孝顺的。”

  你是来赶早饭的吧。赵老娘索性儿子女儿都不理,闷着头做事。

  结果俩儿子一女儿全都围着俩孙女堆雪人呢,就大儿子厨房来打了一转就出去了。

  赵老娘气得倒仰,好悬没把锅砸烂了。

  赵仁虎嘿嘿闷笑,“妈,你不让我拆猪头那我洗菜吧。看你手都冻红了。”

  赵老娘铁石的心肠都有点软了,扔给赵仁虎一坨猪头肉,“家里没水了,你去挑水吧。”顿了一下,“路滑,别摔了。”

  赵仁虎浑身使不完的劲儿,一嘴吃了肉,真香啊。老娘人不好,厨艺却杠杠的。果然不论大小女人,只要哄一哄就有好处拿啦。

  赵仁武看那个三傻子去挑水,悄声和赵仁英讥笑道:“看把他殷勤得,咱妈还能变他妈,给他肉吃吗。”

  赵仁英玩着雪,“撒?四哥,你说撒?”玩的兴起,还拿雪砸哥哥们,笑得哈哈哈哈。

  赵老娘忍无可忍,爆喝,“打短命的,火板板儿(注:棺材板)!还不进来给老娘帮忙。福莫享早了喂,你们。”

  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雪已经不下了,赵头从街上赶场回来,灰头土脸的和明亮的天空形成鲜明的对比,他和赵仁虎撞个正着。

  赵仁虎乐歪歪,“爸,你咋大雪天卖菜呀喂,今天不赶场,又是除夕,人家要买的菜早买好啦。吃团年饭的日子,雪又那么大外面那么冷,谁会找虐上街,窝在家里暖和和的多好啊。哎哟,你咋剩这么多菜呀。市场卖不完你可以去酒楼啊供销社啊码头渔家啊,那些人等着买菜啦。”

  把个赵老头气得精神奕奕,双颊泛红,“我把你个臭小子,你能耐啊。有好事咋不想想你老子我呀。昨天咋不叫上我一起去呢,害老子今天白跑一趟。”

  赵仁虎扔下水桶,把菜挑了起来,“我不知道你也要卖菜呀。爸,妈在气头上呢,你小心点。”

  挑着菜比打空手的赵老头都跑得快,还没到家就大声嚷嚷起来,“妈!我爸回来啦!我爸的菜一颗都没卖出去。”

  赵老头还想赵仁虎遮掩一二呢,这就嚷出来了,气得想抓儿子打。

  赵老娘黑着脸,手擦着围腰,“老娘辛苦一早上,就盼你把菜卖个好价钱,结果你卖菜的钱呢!你干撒吃的,连你儿子都比不了。”

  赵仁虎站得远远儿的,“是呀,爸。你连我都不如。长江后浪推前浪,前浪摔在沙滩上。”大过年的,要忌讳,不能说死字。

  赵老头一边讪讪地应付老婆,一边朝赵仁虎吼,“滚犊子,别架火了。”

  “一个懒过一个,老的赶场躲懒,大的装没看见躲懒,小的带着更小的躲懒,我真是欠了你赵姓人的呀。老娘我不干了,这个年饭爱谁煮谁煮去!”

  大大小小挨个骂了个遍。

  赵仁虎咧嘴看得直乐呵,只差没拍手笑了。

  赵仁龙两口子从未见过此等奇观,难得和赵仁虎阵线一致,站干岸观火看闹热,品评老娘战力一如既往强悍。

  直到别人家的年饭都吃完了,赵家的年饭这才刚刚开始。

  大家的心中,老娘家的饭,大家的饭,带走最好,带不走就得尽量干光,绝不能让其让人占了自己便宜,一定得把自家那份吃回来。

  一桌子老小,只闻杯盘筷箸之声,不见笑谈之意,跟表演哑剧一般寂寂无声。

  早上偷吃多了,吃了几碗肉菜加三碗大白饭,赵仁虎就放筷子不吃了。他一点不比别人少吃,吃完饭,翘起腿,尽情欣赏诸人抢食狂态。

  白米饭最后是赵老头煮的,男人家不通厨房算计,大把添米毫不手软,一顿就蒸了满当当一甄子。

  赵老娘还在生气,不来吃饭。

  其他人则轰隆隆火车开过,跟监狱里的劳改犯一般把一甄子货真价实的白米饭干了个精光。

  所以女人没有生气的权利。

  赵老娘瞪着甄子边儿残余的米粒,再不管赵老头小意不小意,留饭没留饭,爆发出今年最后一波女高音,“赵,小,光!”

  赵仁虎跟个跳蚤一样弹起来,“爸!你煮的饭真多真好吃,我从来没吃这么饱过。我吃饱啦,拜拜。”

  火上浇油!

  赵老娘气噎,扯住赵老头的耳朵,“杂种,你才三岁啊,把家里米都煮光啦!!!啊啊啊!你们这一个个的,粮食天上掉下来的呀,这么可劲儿造哇!天打雷劈的……老娘一个人做一家人的饭,最后还吃剩菜剩饭,你们这些王八不孝顺的。”

  此刻已过了逃跑最佳时机。其余晚辈瞪着赵仁虎一溜烟的背影,低头一脸懊恼,只能老老实实听赵老娘的训斥。

  不过吃都吃了,挨几句骂又掉不了一块肉。

  话说好久好久没吃这么饱啦!

重生农家好日子 https://new.lnwow.net/Read/53772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