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90章 那个傻男人啊

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

配色:

字号:

+大 -小

残王邪爱:医妃火辣辣第1090章 那个傻男人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
  宓月从大王子府离开时,天空暗沉了下来,斜风细雨打在破旧的马车上。她让车夫将车子驶到沁园,望着风雨中的园子,泪水止不住地流。

  从大王子处听到关于豫安郡王的一桩桩事情,她的心就像被撕碎了一遍又一遍,痛得身子都在颤抖。她心疼他这一生不公的遭遇,又愤怒那些伤他害他的人。

  怎么会这样的?

  回想她的二十四年,像是泡在蜜里一样,不知忧愁为何物,是人人欣羡的人生赢家。

  而他,却像是被诅咒了,从出生直到现在的二十四年,从没有平静过,遭遇到的磨难一次比一次深,一次比一次苦。就连此次来到楚国,也是命运的又一次坎坷。

  宓月心疼得恨不得冲他面前,紧紧抱着他,告诉他这世上他还有她。他不是灾星,也不是祸害,他是她的生命!

  可是,隔着一堵墙,如同隔着一道天堑。

  雨,在狂风中骤然下大了,透过车板的缝隙流了下来。

  冰冷的雨水打在宓月的脸上,冷了她的肌肤,但无法冷却她心头翻腾不休的滚烫。

  明知他不肯见她,她却不肯离去,她想站在离他最近的地方。

  雨水如同溪流一般从屋檐上落下,哗啦哗啦地打在青石板上。

  张全跑到廊下后,取下斗笠与雨篷,抖了抖衣上的水滴,走进屋里。

  萧溍倚靠在紫檀雕花长榻上,一名清瘦中年男子正在给他换药。

  中年男子检查了萧溍的腿后,对恢复的情况非常满意,又给萧溍把了一会儿脉,说“你身上毒都清得差不多了,腿上的伤只要不用使重力,已基本无碍。不过,伤筋动骨非同一般,即使痊愈了也得再养一段时间方能练武。”

  萧溍颔首,说道“有劳欧阳神医了。”

  见张全站在一旁欲言又止的神情,萧溍问道“何事?”

  张全上前行了一礼,说道“宓家大小姐又来了,就守在侧门那边不肯离去。”

  “她可有说要见本王?”

  “这倒不曾,就是坐在马车内看着沁园眼睛发直,古古怪怪的。小的见那辆马车半破了,挡不住风也挡不住雨,几乎将宓大小姐打湿了。”

  萧溍垂眸片刻,说“由她吧,淋够了雨自然就会回去。”

  风转了方向,挟着雨从车门淋了进来,将宓月淋得浑身湿透了。

  魏紫急得直掉眼泪,“小姐,您病才好,淋了雨生病了怎么办?您若是生病了,府里的两位少爷怎么办?您就算不为自己着想,也得为两位少爷保重自己。”

  宓月僵坐的身子动了动,目中渐渐地有了神采。她眨了下眼睛,将睫毛上的雨珠眨落了下来。

  是啊,她的确得好好保重自己,照顾自己,她若是病了,阿潇怎么办?

  她要把自己养得好好的,才能照顾好阿潇。

  宓月深深地望了那扇紧闭的侧门,说“回去吧。”

  魏紫与姚黄如同听到天籁之音,高声喊马车快快回去。

  张全又进来禀报,说宓大小姐终于走了。

  萧溍执着书的手定了下,眸色微冷。

  他就知道她等不了多久,上回让她别送药了,果然再没有上门来。这会儿,才等一会儿就走了。

  萧溍重新将视线落在书中,然而好一会儿了,仍然未曾翻页。

  不知为何,他的脑海中总是浮现她柔美的舞姿,她带笑的容颜。还有在无忧湖边,她定定地看着他的眼神,有震惊,有困惑,还有许多他想不明白的东西。

  萧溍揉了揉额头,这是他第一次为一个女人患得患失,这种古怪的感觉令他极为不适。

  兴许是她的行为太过怪异,这才引了他的关注。

  仅此而已。

  萧溍有些不耐地将手上的书本放下,“傅公子在哪?”

  “在后院唱小曲呢。”

  “让他过来,陪本王下盘棋。”

  回到义恩伯府后,下人已备好了热水。

  宓月泡在温热的水中,低下头,惊讶地看到心口的半莲印记变了样子。

  它变得跟她出生时那样,很淡很淡的一个胎记,而不是之前那般,如玉雕般真切。它仿佛散尽了所有能量,变得黯然无华。

  她沉思起来,想到她幼时的梦境,想到每次离韩潇近时半莲的异常,再想到突然回想起那一世的事。

  难道这一切都是因为它的缘故?

  若不然,她为何突然来到这里,又为何重新遇到韩潇?

  只是,这半莲是怎么跑到她身上的?

  宓月心口猛然一跳会不会是韩潇求来的,就为了今生的相遇?

  怪不得他说,不要忘了他。

  宓月鼻尖酸涩难当,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就得到的东西,更别说是转世重生,他们的又一次相逢,会不会是韩潇付出了巨大代价才换来的?

  宓月双手捂住眼睛,让眼中的热意慢慢地散去,再张开眼睛,眼中是欣喜,也是激动。

  他不记得她有什么所谓?她记得就好了。

  这换来的一世,也是上天的赏赐,她会好好地珍惜,好好对那个傻男人。

  他可不就是个傻男人吗?总是傻傻是对她好,却从不把自己当一回事。

  他知不知道这样的他,会让她有多难过?

  宓月忍住鼻酸,沐浴洗头过后,换上干净的衣裳走出浴房。

  刚进卧室,小宓熙就冲了过来,抱着她的腿不放手。

  宓月低下身子抱起小宓熙,问“怎么了?”

  小宓熙又黑又大的眼睛里含着满满一眶的泪珠,还有惊恐“姐姐病了,不理我。”

  宓月突然昏厥,大夫又找不到原因,把伯府的主子与下人都吓坏了,小宓熙更是吓得一夜之间变回以前胆怯不安的样子,直到现在看到宓月才有了活力。

  “姐姐答应你,以后都会保重自己。”宓月这话是对宓熙说,亦是告诉自己。

  魏紫端了鱼粥进来,宓月闻到食物的香气,这才发现肚子早已空空如也。从昨天昏厥到今天晚上,她不仅没吃一点东西,连水也不曾喝一口。

  这时候有一碗粥,实在是再好不过了。

  宓月心情轻松下来,就连平常的鱼粥都觉得美味可口。

  “魏紫,这个时节,应该是板栗成熟的时候吧?”宓月喂了小宓熙一口鱼粥后,突然问道。

残王邪爱:医妃火辣辣 https://new.lnwow.net/Read/47741/index.html

(快捷键←)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(快捷键→)